在乘风破浪的姐姐圈里,我先pick28岁的周冬雨!_电影策划_电影网_1905.com

        在乘风破浪的姐姐圈里,我先pick28岁的周冬雨!

        时间:2020.06.14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高楼面


        1905电影网专稿 《少年的你》之后,很多人都在期待周冬雨的下一部作品是什么。


        短短一周之内,《坚如磐石》《平原上的摩西》都公布了周冬雨的参演。尤其是后者,东北小城的犯罪故事,配上内敛清冷的女孩,有人说,如今“万物皆可周冬雨。”


        是昨日的“丑小鸭”成为了今天的“白月光”吗?可能不是。


        只是当我们梳理记忆的时候,才发现,周冬雨就像是班级里那个曾经沉默,却突然变得亮眼的青春期女孩。



        周冬雨今年28岁了。在这个30岁就可以参加综艺节目,力图以女团的方式重新定义自己的娱乐圈中,意味着什么呢?

         

        是事业仍处于上升期?还是仍然有那么几年的光景,可以肆意地演一个学生?

         

        她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,长成了每个人青春中曾出现过的,那个有故事的女同学。


        1


        周冬雨身上,有种不过脑的莽撞和不自信的畏缩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在那个她和马思纯双双获奖的夜晚,她站在台上,获奖感言的最后一句是:“我觉得特别光宗耀祖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这句话只有她说出来最合适。紧张带来的莽撞,在一个银幕形象还停留在青春期的女孩身上,才显得那么自然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台上的两个女孩又哭又笑。当她们举着奖杯出现在后台时,有记者喊,你们俩亲一个吧。她们二话没说,就像两个高中女孩表达友谊似的,亲了下去。



        看到她,似乎就想起,高中里总有那么个女生,手缩在长长的衣袖里,头发遮着脸,坐在班级的角落中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《七月与安生》之前,没多少人相信周冬雨会演戏。可能她自己也不大相信。


        18岁演《山楂树之恋》张艺谋对角色的想象是:“青涩、脸不用演戏就要说明问题,眼神要干净,笑容要生动。还有,要会哭。”


        周冬雨以《山楂树之恋》静秋一角出道


        和之前几任“谋女郎”不同,当观众看到周冬雨的时候都在问,大费周章就选出了这样一个女孩?她符合张艺谋的标准么?


        打动张艺谋的,是她试镜录像中的一场哭戏:“那个镜头里,她一直掉眼泪,像断线的珠子,我觉得这个就是她的能力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事实上,那场哭戏特别费劲。周冬雨哭不出来,不知道怎么调动自己的情绪。


        “我要哭出来就不是我了。我自己也特别难过,觉得辜负大家了。我觉得太丢人了,这么多人对我抱有期望。”在过了很多年之后的一次采访中,周冬雨这样回忆。



        这是她特别矛盾的地方。别人对她过高的期望,和她自己心底里的那份不确定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但很长一段时间,没有人看到周冬雨的这种能力。


        凭着《山楂树之恋》一举成名后,她又接了四五部青春片,每一部的形象都差不多,“白白的一个女孩,每个男孩初恋的那种类型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2


        周冬雨知道自己性格里的两极:“我从小就是一个比较敏感的人,但我特别喜欢装迟钝,因为我怕我的敏感伤害到他人。”


        她曾经对采访的记者说,自己可以很轻松地发现记者脸上的小表情,但都会装着没看到,因为害怕自己的敏感影响到他人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太敏感了不好,但是对于当一个演员来说也是有利的,就是双面性吧。”周冬雨自己总结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这种双面性第一次暴露,是她演了宁浩《心花路放》。虽然现在很少提这部电影,但这确实周冬雨在《山楂树之恋》后第一次自己争取来的角色。


        周冬雨在《心花路放》中颠覆造型


        第一次,宁浩拒绝了她。第二次,她又接到了导演让她去试戏的电话。身边没有工作人员,周冬雨自己开着车去了。“当时我觉得,不知道为什么,直觉我必须演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《心花路放》拍摄时,周冬雨找当地人借了些衣服穿上,戴了个夸张粗糙的杀马特发套,涂了最黑的粉底。宁浩让她演得越村儿越好。


        周冬雨觉得,她和这个名叫周丽娟的杀马特女孩最相似的地方,是“活在自己的世界里”。



        但这次突破,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,她又回去演那些白白的女孩子。出道6年,演到第13部电影,人们记住的仍然是《山楂树之恋》。


        当《七月与安生》找来的时候,她知道这是自己演过最多的青春片,本能地想拒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在经纪人的劝说下,《七月与安生》成为了她的第14部电影。周冬雨决定演安生,因为这个“喝酒抽烟烫头”的女孩,她没演过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3


        《七月与安生》拍得“云里雾里”,拍摄的时候,她还有点疑心,觉得电影不会卖。的确,现在来看,这部根据安妮宝贝小说改编的电影票房算不上好,但拿了表演奖,让她终于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。



        我也在那次颁奖后台之后,第二次面对面见到了她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那是次没有摄像机的采访。她和大部分女演员一样,脱掉了此前发布会上穿着的好看却不舒服的鞋。仍然有点紧张,说话磕磕绊绊,依旧带点不自信的畏缩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她聊起《七月与安生》之后的一年,形容成“精神崩溃”。通告、拍电影、跑路演,很多天不睡觉。采访是在4月,她反问我:“你看我是不是年轻了点?”原因是“最近在休息,休息好久了,天天休息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那次采访,我们聊如何休息、冲浪、到底是不是周迅的接班人,没有聊表演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周冬雨很少说表演上的事,或者说,关于表演,她的方法论太少太少。



        但导演们都喜欢看她哭。安生哭,在火车上崩溃流泪;三年后的陈念也在哭。《少年的你》监制许月珍这样评价:“这个小孩太惨了,她连哭的表情都没学会,每一滴泪,都是从她心里流下来的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尹昉也惊叹她的能力:“她随时可以用不同方式哭出来,可以流完眼泪笑,可以笑着流眼泪,可以眼泪停在那儿,没有一条是一样的,永远给你的反应都是新鲜的。”



        这像是张艺谋选出来的女演员天生的能力。


        《2046》时,王家卫章子怡大哭,笑着哭,只有一只眼睛流着泪哭,章子怡都做到了,让王家卫大吃一惊。现在,又多了一个有这样能耐的谋女郎。


        周冬雨想起黄渤曾对自己说:“我特别羡慕你现在是可以那么自然,你过几年可能这身自然就会慢慢没了。”周冬雨不知道怎么接话,回了一句:“哦。”


        她说,自己到现在都不太理解黄渤说的那句话。



        你看,这又是那种不自信在作祟。曾经的她希望走哪儿去别人都看不见她。现在的她也不太好意思承认,自然的表演就是她的看家本领。


        身体里的莽撞被这份不自信包裹起来,带着她在角色中继续跌跌撞撞地前行。


        4


        有越来越多的导演看中了她的这种特质。当《平原上的摩西》海报曝光时,有人感慨:“万物皆可周冬雨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真的是这样吗?周冬雨自己不说。她继承了谋女郎的一种特质:不解释,用表演说话。



        就像在《七月与安生》之后,行业里有人判断,接下来,会出现一批消耗她“古灵精怪”特质的电影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但在《喜欢你》《武林怪兽》之后,这个判断不成立了。出现了《少年的你》。


        她自我剖析:“其实我挺小孩的,但是该长大的时候必须长大。”周冬雨说,逃避没用,因为“要经历的事情,要疼过的波折,最后都是逃不掉,也避不开的。”



        什么才算是长大?也许,张艺谋的新片《坚如磐石》里那个女警察,就是个尝试。


        她成了第三个拍过张艺谋两部电影以上的女演员。周冬雨向我回忆起之前再度遇到张艺谋的情景:“《长城》首映的时候,我要了一张票。进场之前遇到了导演,导演说恭喜你!我说,挺好的,只要没给您丢脸。”


        周冬雨主演张艺谋新作《坚如磐石》


        杂志也看到了这一面的周冬雨。Vogue中国版把她、马思纯和春夏召集到一起,拍了一组展现年轻女孩不同面相的照片。我说,好多人都觉得你是叛逆的那个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周冬雨答:“我可能是表面上比较叛逆吧。每个人不一样,我是心里比较怂的那一个。”



        她还会凭借这种天生的矛盾走多远呢?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我不是理论派,演戏这件事更不会信手拈来,剥开自己的过程,只是没让其他人看到。”


        文/高楼面